一堆金光闪闪的玩意儿是刘浪临来之前找周纯文

作者: admin 分类: 北京赛车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8-31 20:57
 一群红色战士蜂拥而上,将满脸苦笑的刘浪按倒在地五花大绑起来。
 
    绑得很仔细,这让刘浪终于相信,未来共和国颂扬这个时代电视剧里的导演们真的没胡诌,特娘的他们真是这样绑人的,就像绑年猪一样,四蹄朝天外加拿着一根竹杠一穿,抬上就走。江西这地界,竹子比你想象的要多的多。
 
    神仙,也跑不了。
 
    唯一的好处就是,剩下的三百多里路,刘浪终于再也不用走路了。
 
    刘浪干脆也不辩解,闭着眼任由一帮家伙将他身上搜了个底朝天。为了防止误会,刘浪在临来之前,已经讲身上所有的武器都卸下了,除了袖口缝的两根软钢锯条。
 
    “啧啧,这胖子挺有钱那!怪不得长这么肥。”那个被称为川子的红色战士啧啧赞叹道。“身上带着好几块大洋呢!”刘浪差点儿没被这句感叹语刺激的闭过气去。
 
    这特娘的也叫有钱?你让老子这华商集团的最大幕后老板怎么想?敢不敢在后面加上个千万?
 
    “那也叫有钱?”大辫子姑娘此时的思维倒是和刘浪挺一致的。
 
    将自己身上背的小包袱往这位脚下一丢,“这才是这家伙带的东西。”
 
    打开小包袱的红色战士们集体鸦雀无声,被阳光下一片金光闪闪快闪花了眼。
 
    刘浪暗叹一声,这特娘的也不算有钱好不好?那一堆金光闪闪的玩意儿,是刘浪临来之前找周纯文临时借的五十两小黄鱼,是刘浪给自家年轻版老爷子的见面礼。
 
    现在,却被江西大妞儿当成了贼赃了。
 
    “¥#¥的资本家。”川子在刘浪身上猛踹两脚,表达了对“有钱人”的愤怒。
 
    “踢他干嘛?他是来找耀祖哥谈生意的。”大辫子姑娘总算还记得刘浪来的理由,忙制止道。
 
    “做生意啊!那我们是不是绑错人了?”川子一愣。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懂不懂?一切让耀祖哥拿主意,你们帮我给他先绑过去再说。”大辫子姑娘得意的笑道。
 
    “说得对,让长拿主意。你等着,我先去跟我们连长汇报一下。”川子附和道。
 
    直到大辫子姑娘汇合了川子和四名负责抬五花大绑胖子上路的红色战士走了半天,一直闭目养神一言不的刘浪才从他们的对话中听清形势。
 
    搞了半天,这里的防区就是由自己年轻老爷子所在的*军团的防区,已经跟随着父亲和*军团打交道了数年的大辫子姑娘和这个红色军团的上上下下早已熟悉,早就连通行证都不用了,她那张脸就是通行证。
 
    而自家那位目前还是十九岁的年轻版老爷子倒还真是个正连级干部,这,老年版老爷子没吹牛。不过,这个正连级也就是个级别罢了,他这会儿可不是个带兵连长,而是管后勤的一个小头头,换句话说,是专门给红色部队搞给养的,想办法挣钱的。
 
    怪不得一说他的名字,老郎就一脸神秘不肯说,大辫子姑娘却是极为熟悉,搞了半天,老爷子这会儿也就是一个后勤部三产办小科长啊!就是不知道他们喂猪吧!
 
    刘浪差点儿没笑喷,这可和老爷子黑着脸和自己吹嘘年轻的时候他提着驳壳枪冲锋在前,白狗子无不望风披靡相去甚远那!
 
    特娘的,亏得我每次都被训得欲仙欲死的时候总拿老爷子年轻时吃过的苦来激励自己,刘浪愤愤然的想着如果有机会再穿回去的话,一定拿这事儿妥妥打老某老头儿的脸。
 
    在老头儿训斥他训练不努力的时候。
 
    哎,可惜没有月光宝盒了。想想已经和未来的时空彻底断了联系,刘浪终究还是有些黯然。
 
    不过,生性乐观的刘浪很快又兴奋起来,能见到年轻时期的老爷子也不错,或许,能给他点儿小小的“教训”呢?老爷子可无数次说他是神枪手。
 
    现在的刘浪有绝对的自信碾压年轻版老爷子。
 
    “胖子,你笑啥呢?笑得那么奸诈。”大辫子姑娘顺手一树枝由下而上抽四蹄朝天倒吊着的刘浪肥厚的臀部上。
 
    刘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您这是训孩子呢?
 
 第603章 红色班长的绝望
 
    不知
    看着刘浪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大辫子姑娘差点儿没气晕过去,敢情她绑了这皮粗肉厚的货两天,他就爽了两天,愤愤然的拿起树枝又照着刘浪肥厚的臀部狠抽几下,刘浪抱头鼠窜。
 
    特奶奶的,幸好没带山鹰和鲁山东那两个货来,如果被他们看到神武无匹的刘团座竟然被一个大姑娘打,那。。。。。。日后独立团的官兵会不会看团座长官的时候第一眼永远会落到上?
 
    有些庆幸的浪团座用想,也知道,那不是可能,而是一定能。
 
    大辫子姑娘压根儿就没注意以川子为首的几个红色战士的怪异眼光,反正就是觉得打眼前这个胖子,她很爽。
 
    看着刘浪逃的挺开心和大辫子姑娘气笃笃的发脾气,有些郁闷的红色班长追上去一脚踢在刘浪上,“白狗子,快走,谁让你躲的?”
 
    卧槽,大辫子打打也就罢了,咋你们还跟上了?刘浪也有些不爽了,回过头看着这几位。
 
    当然了,刘浪并没有生气,他们都是老爷子的战友,而老爷子当初在根据地的战友,能活到共和国成立时候的,不超过一个班,而他给刘浪回忆描述的时候,他和附近十几个村一起参军的乡邻们,超过了一个营。
 
    这些人,很有可能都被镌刻在那座高高的人民纪念牌上,刘浪也不知站在那座碑前默然凝视过多少次。他们,都是为国家和民族献出生命的人,被这样的人踢上一脚,再不爽,也只有忍了。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